首頁 >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蘇州日報】當“匠人村落”遇上駐村設計師,黃墅村煥發新風貌


【發稿時間 :2019-10-29 11:09 編輯: 來源:

今年10月,臨湖鎮靈湖村黃墅獲評蘇州市特色田園鄉村精品示范村。

在改造過程中并非一帆風順一邊是當代設計師的新鮮理念一邊是古匠人的執著堅守兩者如何相融合,今天《蘇州日報》給出解答。

吳中區臨湖鎮黃墅村“工匠”村民的老經驗和設計師的新理念碰撞,“碰”出了匠心獨運的傳統營造手法,鄉土自然的綠化方式,頗有園林之趣的村落、水系規劃。工匠與設計師的互撞、互生、互助,成為了蘇州特色田園鄉村建設中的特殊風景。

近日,江蘇省特色田園鄉村建設試點省級驗收組來黃墅村現場驗收。這個剛獲得“蘇州特色田園精品示范村”的小鄉村被清新宜人的“呼吸森林”包圍,村內粉墻黛瓦、小橋流水,處處都是江南水鄉的美景。黃墅在特色田園鄉村實踐道路上的探索創新,讓驗收組一行對當地的鄉村建設工作給予了好評。

當代設計師遇見傳統匠人。去年10月底,吳中住建局推行特色田園鄉村建設設計師駐村服務制度,安排新銳設計師深度介入特色田園鄉村的建設工作,為鄉村發展賦能。曾獲得“第十一屆中國建筑學會青年建筑師獎”的平家華成為了駐村設計師,當初他第一個走進黃墅的目的,是要施展他改造江南農村風貌的設計理想。

自2017年“江蘇省特色田園鄉村”建設工作啟動以來,吳中區建立起20個特色田園鄉村區級試點儲備庫,成功申報4個特色田園鄉村省級試點、8個市級試點。黃墅便是首批入圍江蘇省試點的自然村落之一。

黃墅歷史文化豐富,有著香山幫工匠的源流,至今村中仍有四十多戶從事木匠、泥瓦匠、石匠等行業。2018年,平家華所在設計公司在尊重小村原有歷史文化和景觀特色的前提下,為黃墅村的功能布局和景觀設計做了一個總體規劃。

鄉村有很多風貌不協調的地方,比如說屋頂形制、外墻表現、道路動線,必須一邊做一邊和村民商量。在城市規劃設計中游刃有余的設計師,遇上鄉村,最頭疼的是“設計”。設計師心中有自己的江南鄉村印象,村民卻有他們的生活方式。尤其在黃墅村,設計師們“難題”不斷,很多村民都有著從事古建工匠的經驗,在看不到設計能給鄉村生活帶來實在的好處之前,大家熱情并不高。設計師說服不了“工匠”,而“工匠”也不認可設計師,導致很多理念難以落地。

黃墅,村外有著典型的太湖村落景觀,可是入戶綠化稀少。在平家華的印象里,江南人家要有透漏的花窗,要有一枝繁花伸出圍墻的感覺。為此,設計師們決定打造一些庭院小景觀,尤其在墻根屋腳。村民們當晚同意了,但第二天卻推翻了這個創意。民居墻角的20厘米區域,他們依據古建的理念,提出要求保持空隙,種植花草會帶來濕氣影響房屋,即便是需要綠化,他們更愿意種蔬果。

很多村民是工匠出身,他們對設計師帶領下的施工團隊,要求十分專業。首先不能影響他們的日常起居,要求施工的時候,做一段鋪一段,全村要局部施工,要制定好分步目標。同時“工匠”村民們監理意識強烈,每一個施工環節都有富有經驗的工匠盯著。有一段巷道水泥黃沙的攪拌時間沒有到標準時長,村民就提出異議,結果80多米的落水管鋪設重新挖起來重裝。

平家華有一階段十分失落,但是他慢慢領悟到,村落的設計選擇要尊重村民們的生活方式。因此做設計規劃的兩個月內,他每天都到村里,從早到晚看老百姓在做什么,了解他們的日常生活和需求。每周四晚,設計師們和村民們開溝通會,在一步步溝通中促進項目落地實施。

當“匠人心思”融入創意之美。黃墅村內房屋規劃緊湊,巷道平均寬度約2米,鋪設青石板成本太高,柏油路面又失去鄉村風格。設計團隊最終決定采用定制水泥板加青磚鋪設,既節省了成本,又美觀實用,效果很不錯。村民們在駐村設計師的用心投入下,改造村落的熱情慢慢同步起來。

實際上,改變是雙向的。一些在設計師看來起點高、目光遠的設計,放在當下的鄉村中就會過于理想化。而對村民來說,設計師也在對接過程中傳達給村民一些更先進的居住理念。

黃墅村共有72戶,其中25戶在此次試點建設期間申請了房屋翻建。為了提高房屋翻建質量,保持村莊整體風貌,設計師開夜工編制了6套農房翻建設計方案,包括戶型圖、立面示意等,供村民選用,并對有需求的翻建農戶進行設計指導。由于有了實戰經驗,這些方案地氣很足,幫助翻建的農房既保持粉墻黛瓦的傳統江南水鄉風貌,又有當代生活理念的導入。看到了設計師的努力,村民們也贊同將傳統工匠手藝融入建設中的方案。黃墅采用蘇式透、漏、空的手法,用花窗、矮墻等形式將村民院落圍墻打開,擴展視覺空間。施工效果出來后,得到了村民們的一致認可。

江南水多,黃墅村內原有河道因多年未開挖整治,河道狹窄、且幾處是斷頭浜,水質較差。在做水系規劃時,村民們提交了“關于黃墅村河道改造的建議書”。平家華的設計團隊梳理河系時結合村民建議,放大范圍研究清楚水的流向,對村內及周邊水系重新規劃整治,開挖環通全村水系,并與外河道溝通,徹底解決斷頭浜、水系不通問題。水活了,生態也就好了。而在駁岸設計中,設計師們和村民們一起打造了自然駁岸,泥土和水互相交融,不刻意,不勉強,讓自然的景象回歸天然。

從黃墅工匠的身上,設計師們也學到了很多書本上沒有的東西。村民們專門建了一個群,用來互通信息,監督基礎設施建設,提供建設施工建議。傳統的木工、泥瓦工技藝成為了設計師融入鄉村設計的好創意,村里隨處可見靈活運用匠人手藝的各類磚墻、瓦墻,還有土坯墻、茅草屋,都在無形中增加了鄉村文旅的淳樸之美。

當田園鄉村導入新興產業

平家華有點遺憾,此次田園鄉村規劃設計方案他們花了大力氣,但實際上落地的想法只有“百分之三十”。同時,他心里又有點欣喜,他們對村莊風貌未進行大幅度改動,但貼心的設計手法對村莊的風貌和村民的生活,還是有了明顯的提升。有時候,不作為才是更大的作為。引導性的東西做好,然后放手讓村民們自己去嘗試。這種村民意識的提高,尤其難能可貴。

黃墅村的兒童之家,是團隊專門為孩子們設計的一個場所。這里原本是一處已經塌掉的老房子,只有15平方米。設計師們看到石塊砌成的墻面保存得還很好,于是動起了腦筋,把這個地方重新設計修建,成了兒童的小小閱覽室、游樂場。如今,年輕人帶著孩子回來,除了感受下“鄉愁”,還能有“好玩”的地方。而本著把廢棄工廠改造成匠人文化物質載體的“匠心工坊”,不單成為了黃墅匠人創作及作品展示的場所,也是年輕一代黃墅人技藝傳承體驗的學堂,更是村民與游客共同擁有的活動中心。

優美的環境,加上傳統文化的流轉、新興產業的導入,吸引了不少年輕人回鄉創業,還帶來了更多新“黃墅人”。像“玖樹森林”“呼吸森林咖啡館”“十畝小院”“里尺源”等本土民宿,都為黃墅村的經濟發展注入了新活力。

工匠和設計師的一路碰撞,讓臨湖黃墅村打造出“匠心學社”項目,發展出一批精品民宿,打造豐富多元的村落形態和相互交融的田園鄉村格局,成為了鄉村振興之路上的“黃墅”現象。

分享到:
ag一般会追杀多久